绿的诗句(初夏绿阴诗词五首)

初夏和春天最直观最重要的区别,在于绿叶成荫。如果晚春尚有花事,占领树梢的话,那么初夏就是绿叶的主场,在和风微雨中,绿叶爆发自己的青春。而且这种绿是渐渐延展和深浓的,构成了早夏季节最壮观的绿海。比如槐树是青翠的,而柳树是碧玉深色的,白杨是银绿,而合欢树则是茸茸青绿。无数树木形成的绿荫,带着无限伸展的美,给人以清新幽凉的感受。所以初夏写绿阴的诗很多,让我们看看古人是如何描写赞美他们感受到的绿。

这首诗非常隽永。是初夏时节的古渡口,一个有着越地口音的船夫正在黄昏里系着渡船。因为柳树深青,遮住了他的身影,却挡不住他的声音,他对着岸上的诗人拉着家常话,说天色晚了,没有什么人来,所以将船系在绿荫下头。

此时正是早夏芳草深深,柳树青青的季节。这里有一种田园的安适之美。有水,有船,有斜阳落落余晖,有柳树茂密的身影。但是你觉得野趣又不会太寂寞,因为有着声音洪亮的渔夫,有着生活气息,可以在中国有水的任意乡村。

虽然唐朝韦应物有“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的美句,但是和这首比起来,胜在那种天然幽寂之美,恰恰输在了不多不少一点人气,一点让人感动的烟火气里。

垂柳渡船,黄昏系舟,船夫这是要回家吃饭。那柳树树荫也就有了人间气息,它安心照管着船只。这里的柳树阴让许多人都有家园之感。

石楠树可以高达12米,而且木质坚硬密实,是古代制作承重器具的良材,古代的车轮多要用石楠做成,坚固耐用。虽然它如此有名,山里人家却通常叫它女儿红。这是因为暮春时候的新叶子往往是嫩红色,但是夏天以后就转成苍翠的深绿。

石楠高大,圆形的树冠,且四季不凋谢,是常绿的阔叶树种。所以诗人是移植了一棵大石楠,看着它绿叶成荫,下面可以生长苔藓以及小草本木本,形成立体绿化空间。

而石楠树最养眼的就是夏天的叶子,那些有光泽的叶子,浓密到可以藏鸟,给鸟提供遮风避雨的家园,同时那叶子可以舒缓视力。

欧阳修在初夏去山上祈雨,现在看来是个不科学的笑话,但是古代的官吏,祈雨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包括苏东坡一方面引水抗旱,一方面率领州民祈雨。这种仪式贯穿整个古代的政治。

欧阳修早起祈雨路过湖边,那早上的湖水像美玉像碧田。早上的太阳还没有升起,那湖面就升起了缭绕的雾,而湖边的绿树此时刚刚绿叶成荫,一派新绿,在这水雾当中,仿佛是绿色自然起了烟云。

这是早夏最清新的绿,欧阳说,春天虽然过去,可这颜色这姿态依旧清新蓬勃,清丽美好啊,我期待一场好雨更加滋润着土地,让今年的丰收在望。

实际这天肯定没有雨,因为雾气沉淀漂浮在湖面,已经证明高空晴朗。但是打动人的,是湖光山色滋润的湖边新绿的树荫,一团团,一对对,带着无限生机。这是一种视觉的远看。

这是雨后初晴的院落,经历了雨水滋润的树叶一夜就展开了绿荫,让庭院笼罩在幽幽绿意里。那绿树间有黄鹂清脆的叫声。

虽然夏天花事无多,但总有例外,比如一枝芳草,一朵蔷薇,却在这时俏丽探出头来,仿佛有情陪伴这寂寞的院落和主人。在雨后的微风里摇曳。

没有人来到这里,难道自己就不能出去走走吗?于是他看到雨后游鱼跳水,泼辣辣的活力,看见黄昏的小船破浪而去,留下久久荡漾的水文。

我总疑惑那吹进窗户的不是夏天的南风,而是春天的东风,你难道没有看见那石榴花开,更胜过春天的红?

雨过天晴,那绿树之绿连着晴朗的天空,那蝴蝶都慵懒,仿佛春天没有过去,它闲闲飞过庭院,原来这绿荫深处,有无数石榴小花,朵朵浓红呀!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