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冬酒(苏轼最后一次酿的是天门冬酒)

元符三年(1100),苏轼贬居儋耳已经四年。身在海岛,环境艰苦,“北船不到米如珠”,有时连三餐都有困难。本无酿酒的条件。但苏轼最近得到两个吉兆,他以为酿酒预示着人的命运,所以他还是决定试一下,希望能得上苍保佑,早返中原。

这两个吉兆,一个是黄河恢复北流。元祐三年(1088),有朝臣主张引黄东流,苏轼反对,被朝臣攻击。去年,黄河决口恢复北流,东流断绝。验证了当年苏轼的正确性。苏轼高兴地写了两首诗。

另一个吉兆就是他两次亲睹非常罕见的海南岛吉祥鸟“五色雀”,当地人称之为凤凰。他写了《五色雀并引》记述此事。

还有,他为检验自己能否北返,重抄前后《赤壁赋》等八篇赋,若抄错一字,即天意挽留;一字不错,则必返中原。结果一字无讹。

这些都使东坡十分高兴,所以,他决定再酿一次酒!这次他要酿天门冬酒。儋耳没有天门冬,他写信给人在大陆的儿子苏迈,让他买上好的天门冬寄来。

精心的准备工作做好了,他开始酿制了。到了正月十二这天,东坡的桄榔庵中到处都飘浮着天门冬酒的香气。东坡就开始滤酒了,先尝一口。这酒入口并不甜,咽下去,齿颊留香,口舌生津。东坡边滤边尝,畅美无比。滤完酒,他已醉眼朦胧,抬头看看菜圃,已经是淡淡的一片黄色,又溶进了纷纷的细雨当中了。东坡只觉得阵阵东风拂面,让他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都舒展开来了!他睡着了,小屋中响起了他那响亮的鼾声。

简注:载酒句,《汉书杨雄传》:(杨雄字子云)家贫,嗜酒,人希至其门。淮南语,《淮南子》:东风至而酒泛溢。

真是巧得很,东坡的天门冬酒酿成后不久,他就接到了北返中原的命令。他在岭南六年半的贬谪生涯宣告结束。他渡海,北归,向京城进发。不过,他没有到达京城,而是在半途中的常州,他就走到了自己生命的终点。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