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阿门”的意思以及应该怎么说

那导演朋友,在我认识的导演里,就算有学问、高修养的了,可问他“阿门”应该怎么说,什么意思,仍然是错误加不对的猜想。

其实,似这种冷知识,知与不知,并无多少影响。但其折射出的土法装洋的中国特色,就有耐琢磨的地方了。

欲求独立自主的强盛,了解世界,特别是其中现时或潜在敌对的部分,殊为要紧。文化方面,在有充分自信的前提下,必要的外部认知,也是交流交往的要件。

可现实是,在有些方面,我们还并不怎么知道,就急着拿一知半解去效仿,而竟自觉不错。这种土法装洋的结果,东施效颦、邯郸学步般露怯、露大怯,还只是面子上那点事儿;万一触及了什么禁忌,例如相关宗教,恐怕还不止露怯、露大怯那么简单。

我那导演朋友人为,阿门的逻辑重音应该在前面,也就是在“阿”字,他认为“阿门”是宗教仪式的结束语,没有确切的现实含义。

大概,很多朋友从国产影视作品里领略过国产牧师神甫们的“阿——……门”——“阿”字出口,叫板一样高亢,长长拖音,绵绵不绝间带出凝重的“门”字。基本跟“怒吼吧——黄河”属于相同画风。这景儿,要让真正的西方神职人员看到,怕是猜不出发生了什么。

阿门,是早期(清末民初)不太懂基督教(天主教、新教)的翻译家的音译,其西语原文是amen,根源为词组a man,是祈祷的结束语,亦有衷心赞成之意。读法肯定不是叫板式的高亢和朗诵咏叹般的拖长。一般来讲,英语国家的人,会循着a man发音,a是轻音、man是重音,低沉而迅速地说出来。非英语国家的人,更多循着amen去发音,a读作这个字母的英语语音,即汉语拼音的ei;men的读音介于汉语“门”、“民”之间,两个音节都是重音,有明显间隔,读出时是平静的语气和中速或略快于中速的语速。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