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长沙窑(二十件唐长沙窑彩绘瓷文物)

瓷器鉴定真知堂:我与瓷器结缘,还是从长沙窑开始的。上世纪八十年代,长沙破获了一起盗掘长沙窑的文物大案,公安部门从窑址拉回了整整三卡车长沙窑文物,后来都捐献给了湖南省博物馆。那时候我家就住在旁边,再加上破这个案子的就是家父,所以有机会看到一大堆破烂。后来家父还因此荣立三等功,不过我家里唯一的一件长沙窑藏品,只是一件小小的鸟形埙而已。

今早读图,突然发现一大批长沙窑藏品的高清大图,特别精美。说实话,1996年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出版的《长沙窑》书中,我早就见识过长沙窑彩绘瓷器的精美。但像这样目睹高清照片,还是第一次。不敢私藏,赶紧写一篇文章分享给大家。一共二十图,都是馆藏文物珍品。图为长沙窑瓜棱形彩绘蝶纹执壶,当时叫做偏提。

瓷器鉴定真知堂:我是土生土长的长沙人。长沙窑窑址就位于长沙市望城县(现在的望城区)的石渚湖一带。长沙窑不见于唐人陆羽的《茶经》,所以上世纪80年代长沙窑被盗掘大案破获之前,长沙窑的东西罕有研究,国内博物馆也罕有收藏。图为长沙窑褐绿彩莲花纹执壶。

长沙窑由于以前没有找到文献记载,所以曾经被称为“瓦 渣 坪 窑、铜官窑,长沙窑”。后来研究人员发现《全唐诗》中对此有记载,刘言史《与孟郊洛北泉上煎茶》,见于全唐诗第468卷,有“湘瓷泛轻花”之句。图中这件执壶,堪称最早的抽象派艺术。

瓷器鉴定真知堂:九世纪中期,湖南澧县诗人李群玉。写了一首名为《石渚》的诗歌:“古岸陶为器,高林尽一焚。焰红湘浦口,烟浊洞庭云。”到今天这里还有地名名为石渚湖,可见此窑应该名为石渚窑。这件执壶这个纹饰很奇怪,有点像风帆,到底画的是什么不清楚。

唐代湖南有岳州窑比较出名。但近年来黑石号沉船的出水,人们发现唐代长沙窑可能才是唐时期湖南地区最大的窑口。唐长沙窑的彩绘瓷器极为精美,而且采用了双色,以氧化铁颜料画釉下褐色,以氧化铜颜料画釉下绿色。还出现了通天铜红釉的红釉瓷和釉里红彩绘瓷。只不过以前很少见到完整的器物。

瓷器鉴定真知堂:唐代长沙窑的装饰技法,主要有贴塑和彩绘两大类。一般贴塑的瓷器比较多见,就是用模具做出纹饰,然后把瓷土做出的纹饰贴在瓷器上,再加上褐斑装饰,下图的这种椰枣纹,就是典型的一件贴塑瓷器。椰枣国内不产,是东南亚地区特产,这种执壶是大食国商人定烧销往东南亚国家的外销瓷。

瓷器鉴定真知堂:中国的文脉源远流长,古人由于多数不识字,所以对读书人极为尊重。对有字的字纸也轻易不肯毁弃。但由于唐代距离今天时间过于久远,所以唐代留下来的文字和绘画极为稀少。甘肃敦煌藏经洞出土的唐人写经,都是唐代普通人的书写,并非李白,杜甫等名家之作,一样极为珍贵,价值连城。上图这件凤纹执壶,就非常漂亮,珍贵。

唐代流传下来的书法作品和绘画作品,全部都是国家一级甲等文物。除了敦煌藏书外,传世的唐人书画作品全球博物馆加起来也只有几十件。所以唐代绘画真迹,其珍贵程度就不言而喻了。图为唐代彩绘龙纹执壶。

瓷器鉴定真知堂:长沙窑这批彩绘瓷器,尤为珍贵的是采用了氧化铜为颜料。氧化铜能在适当 地 还原气氛中烧出鲜艳的红色来,而红色自古以来就是贵色。唐代官员,三品以上紫袍,佩金鱼袋;五品以上绯袍,佩银鱼袋;六品以下绿袍,无鱼袋。韩愈《区弘南归》诗曰:“佩服上色紫与绯。”说的就是这个。

所谓绯色,就是红色。绯,帛赤色也。见《说文新附》。《唐书·车服志》曰:“袴褶之制,五品以上绯。”红和绿的等级差别可谓一目了然。

瓷器鉴定真知堂:值得一提的是,唐代的紫袍也是红色,并不是今天电视剧里的那种紫罗兰色。而 是一种酱紫色。这个紫色,就是红得发紫的紫,也是紫禁城的紫。图为唐代的摩羯纹执壶。摩羯就是俗称的鱼龙,龙头鱼身,也就是还没有完全变成龙的鱼。

唐代绘画到底是什么样的?传世的唐人书画有哪些呢?据统计托名唐代的绘画作品有几十件,当被认定为唐人真迹的作品仅不到十件。著名的《步辇图》、《历代帝王图》都不一定是唐代真迹。极有可能是后人的临摹件。因此,长沙窑上这批彩绘瓷,就是响当当的唐人绘画真迹了。

瓷器鉴定真知堂:这件灵芝怪兽图,到底画的是什么兽,我们已经弄不清楚了。但从这件瓷器的图案来看,画师一定是有相当高的艺术修养水平的。这件怪兽头部和颈部像龙,身体像鹿,颇有唐代吴道子阎立本之风范。

这件鸟纹菱花口瓷盘,以今天的眼光来看,无疑也是极具美感的一件作品。红绿彩绘集于一身,如果是有意烧成的,说明唐代长沙窑已经掌握了氧化铜发色的奥秘。而这种密码,在明初被发现后,到了嘉靖朝晚期基本失传,直到百年后的康熙时期才重新掌握。

瓷器鉴定真知堂:这件奔鹿纹执壶,则具有古拙的美感。画师准确地抓住了小鹿奔跑跳跃时的特征,两条后腿扬得很高,说明他一定是见过真正的小鹿奔跑的情形的。奔鹿,谐音奔禄,也就是奔向官禄。福禄寿是中国古人追求的完美境界。这件奔鹿纹执壶无疑就是为此而画的。

这件鸟纹盘,看上去就极具美感。春天来了,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这首《诗经 燕燕》在唐代可谓脍炙人口。

文章到此就结束了。以真知堂拙劣的文笔,根本无法完全复写出唐代长沙窑彩绘瓷器的大美于万一。这批瓷器非常珍贵,有一件就可以束之高阁,传之后世,为镇宅之宝。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