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望江宾馆(安庆单亲女孩休学照顾妈妈三年又陷困境)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讯 休学照顾妈妈三年之后,安庆望江女孩杨竹梅又来到了一个关口:还有一年研究生学籍就将注销,可眼下生病的妈妈却一刻都离不开人。是继续学业还是照顾妈妈?这是悬在她心里的一个艰难的选择。成长在农村单亲离异家庭,杨竹梅从未抱怨过自己的命运。可是此刻,她觉得妈妈的命就握在自己手里,她没有选择。

56岁的刘周霞坐在轮椅上,穿戴整洁,神色安静。女儿杨竹梅接了个电话,要去门口接个人,留她在原地坐一分钟。也就一转身功夫,一阵剧烈的咳嗽出现了,从门口进来的杨竹梅赶紧过去用右手拢成一个空心,在她背上叩了起来,并熟练地抽出纸巾接住了她的痰,“还有痰没有?”杨竹梅用方言急促地问,缓过来的刘周霞摇了摇头。

一周前,杨竹梅听老乡介绍,合肥有位医生不错,便独自带着妈妈从望江县凉泉乡河南村赶了过来。母女俩为了省钱,就住在医院对面的小旅馆里。说是旅馆,其实连名字都没有,是自家院子里用集装箱搭建的棚子。但好处是便宜,40块钱一晚,只有一张床。这里住的都是过来求医的人。

2017年9月,从安农大本科毕业后,杨竹梅考上了安徽大学计算机学院软件工程专业研究生。也是从那时起,在浙江饭店里打工的刘周霞告诉她,自己患上了腱鞘炎。而后半年里,情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加重了。

2018年年初,刘周霞发现自己左胳膊明显变细。随后杨竹梅带着她奔波于骨科,风湿科,神经内科,然而各科室的说法却不一。原本内向寡言,早年又得过焦虑症的刘周霞受到了惊吓,拒绝就医、进食。这样的状态持续一两个月后,刘周霞就因乳酸中毒,电解质紊乱,低钾陷入深度昏迷,被送入ICU抢救才捡回了一条命。

杨竹梅发现,妈妈醒来之后整个人就跟小孩子一样,正常情感消失了。她开始选择性失忆,不能行走,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当时在医院,医生就告诉我,能查出来的问题都已经对症治疗,其他的可能还有神经系统的复杂问题,但是他们也不知道。”看着病魔缠绕的妈妈,杨竹梅当即做了个决定,休学陪她去看病。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