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代生孩子去

最近,澎湃新闻报道的成都三岁“黑户代孕女童”事件,让“代孕”这一地下交易再次进入公众视野。这也是继导演陈凯歌作品《宝贝儿》涉及有偿代孕,以及导演于正被爆美国代孕生子后又一次由代孕引起的腥风血雨。

我国原卫生部在2001年曾出台《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指出:“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尽管寻求“代孕”者有其所谓“客观原因”,但“代孕”并不被我国法律法规所认可,代孕行为受到法律的严格限制,必须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进行代孕行为,否则代孕行为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中国代孕面面观 

大家都知道美国已经将代孕合法化,经过20多年的发展,美国代孕有着成熟的代孕机构和规范的法律制度保驾护航。尽管成熟如美国,也不是所有美国的州都允许代孕,现在明确代孕合法地位的只有加州,伊利诺伊州和内华达州。

传统文化熏陶下的中国家庭,相比较追求个人主义至上的美国家庭对于传宗接代有着更深的执念,由于环境、基因、生活方式等各种原因导致的无法自然生产的家庭或个人会对代孕有着迫切需求。

有需求就有市场,这是经济学的铁律。

国家卫健委等发布数据显示,不孕不育者达5000万,在中国社会,代孕需求显得迫切而“客观”。“没有孩子的家庭是不完整的”,或者是为了“延续香火”选择代孕的家庭,或者是为了“迎合长辈心愿”选择代孕的个人,看起来每个人都有自已的“苦衷”。

中国代孕面面观 

尽管情感上可以理解,但是道德是上不被大众接受,且法律上是明令禁止的。

但是,就如网友经常调侃的一样,来钱快的方法都写在《宪法》里了,法律虽然明令禁止,但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思想让很多女性,尤其是年轻女孩铤而走险。

地下代孕已经在某些地区形成“产业链”,由于投入少、回报高、周期短等特点,许多投机倒把者开立了地下代孕黑中介。

相信大家都有见过各种形式的招代孕的地下广告,广告明目张胆发出“20万招代孕妈妈”的声音。甚至有中介会不断对女性进行灵魂拷问:你一个月打工才多少钱,生孩子是每个女人一生的必经之路,如果你没经历过,提前生生又何妨?

中国代孕面面观 

许多尚未结婚生子的女性,正是轻信这种说辞,在金钱的诱惑下,决定走上代孕这条道路。

照代孕行业的“商业惯例”,中介对服务费实行 “分期付款”:满12周付佣金20000元,满20周付佣金32000元,满28周付佣金48000元,满32周付佣金56000元,生完付剩下的44000元,合计佣金20万。

很多未经世事的女孩,想着自己仅仅靠子宫就能赚到20万元就天真地掉入陷阱。

凡事都有风险,天上不能掉馅饼儿。

幸运的话,有的女孩儿能顺利代孕,拿到自己梦想的价钱。

不幸的话,要么患上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也就是取卵手术后的易发症,导致自己后续怀孕都成问题,甚至可能需要花钱找别人代孕,成功“晋级”代孕的割韭菜行列。要么就是月经紊乱,甚至闭经,结果也是很令人惋惜呀。

中国代孕面面观 

遗憾的是,地下代孕机构野蛮疯长,无知又大胆的代孕者层出不穷。“我的身体我做主”让很多利欲熏心的女性走上不归路。关键是,身体支配权若真的属于自己,那么,这个世界就乱套了。试想,若可以自由支配身体,那资本剥削岂不是要蔓延到身体器官上,弱势群体还有活路可走吗?

据报道,很多代孕者已将代孕看成正当职业,如何从代孕链条上切断代孕,这是国家层面最应该考虑的。

不同于美国成熟的代孕链条:捐卵者和代孕者不能是同一人,甚至捐卵者、代孕者、和代孕需求者不可以认识,见面也不可以。这一系列过程都有合同程序起作用,也就是受法律保护。

中国代孕面面观 

国内代孕者甚至还要经过代孕需求客户的“层层筛选”,高学历、高智商、高颜值成了代孕机构强调的“三高”标准。这真是魔幻现实主义,代孕本身不合法,却自有其一套说辞,没有优良的基因,不配做代孕妈妈。

每当出现代孕引起的经济或者法律纠纷时,我对那些维权的女孩是又同情又愤怒,很多旁观者都认为这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除此之外,中国代孕还有更魔幻的。

中国不孕不育的发病率已为历史最高,很多人“不能生”。北医三院院长、生殖医学中心乔主任称,在国内,通过代孕生孩子的家庭,90% 是因为“不能生”。

按照最新统计数据,中国不孕不育的发病率高达15%。

其次,截至2017年,中国失独家庭达100多万户。

需求很“硬”,对吧?

很多不孕不育夫妻会花钱找代孕者,但不是试管婴儿,而是人工受孕。那么,问题来了,老公和代孕者有了感情,抛弃妻子,和代孕者双宿双飞了怎么办?

中国代孕面面观 

不怎么办,离婚。

这还不够奇葩,还有的女性不孕不育者对于不能给自己的老公“传宗接代”很是愧疚,还有出卖自己身体赚取代孕费用挽留夫妻感情的新闻发生。

代孕让法外狂徒更张狂,让法外盲流失足。

法律是最低的道德底线,遗憾的是,法律也不是万能的,只能在法律实践过程中不断完善。“身体的使用权归于自己”是很多代孕者的说辞,买卖卵子只是买卖了器官分泌物,并不是买卖器官,这是很多地下黑中介不惜千方百计钻法律漏洞操作买卖卵子的原因。

没有法律保驾护航,代孕终究酿成社会悲剧。

我们可以看到,代孕的不规范,使得很多孩子成为弃婴。

中国代孕面面观 

大家都知道,代孕,需要使用“试管婴儿”技术,即在人工控制的环境,完成体外受精过程。这种人为干预,会使精子失去优胜劣汰的竞争机会,这会导致存在缺陷的Y 染色体,被遗传下去。

为了保证成功率,医院通常采取多胎妊娠,这会进一步加大受精胚胎的残缺、早产发生率。胚胎移植之前,还必须向代孕妈妈注射大量黄体酮,以抑制子宫活动,使受精卵成功植入,并产生胎盘。

然而,大量黄体酮也会导致胎儿脊柱、肛门、四肢等发生畸形,致畸率是正常怀孕的8倍。

很多委托代孕的人,都抱有侥幸心理,认为这只是小概率事件。但是即便是万分之一的概率,发生在风险承受人身上也是一万倍的痛苦。

代孕行为本身对代孕者伤害巨大。

代孕采用的多胎妊娠,会更容易导致妊娠合并症。更可怕的是,妊娠合并症并不会随着孕期结束,而彻底消失。有的病症,会跟随女性一生。

中国代孕面面观 

由于代孕女性并非自然怀孕,出现流产、早产的风险,会比正常孕妇大得多。如果中途由于胚胎不好,代孕失败,代孕方必须面临流产.

更何况,代孕带来伦理危机。按照卵子的来源,代孕分两种:普通代孕和借卵代孕。

普通代孕,将不想生育、或不孕不育夫妇的受精卵,植入代孕方的子宫。

由于孩子具备委托方夫妻双方的基因,法律可以判定,这个孩子是委托方夫妇的婚生子女。

而借卵代孕,则是将委托方丈夫的精子,和其他女子的卵子,结合成受精卵,并植入代孕方的子宫。

按照法律规定,这种类型的“代孕子女”便属于“非婚生子女”。

中国代孕面面观 

像文章开头提到的代孕生儿童入户困难,由于我国尚未确立完善的代孕法律体系,并且,商业代孕纯属非法行为,因此,若发生纠纷,法院很难作出公正的判决。

不得不说,医疗技术发展迅速,让很多道德约束和法律规范面临巨大挑战。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能挑战法律的权威和道德的尊严,任何以身试法的行为都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相信随着代孕事件的层出不穷,不久的将来会有更规范的法律制度。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