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中场休息多久(足球比赛规则常识)

记者寒冰报道“你没法带着这样的情绪比赛,但在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后,没有人能够回家,睡觉,然后选择第二天踢完比赛。我们尝试着去取得胜利,球员们能够走出更衣室并踢完下半场已经是难以置信的。实话说,有些人已经完全崩溃了,从情绪上说他们已经再无心力。”0比1不敌首次参加欧洲杯、本届24强中排名倒数第二的芬兰,丹麦主帅尤尔曼德赛后面对媒体如是说。

但亲眼目睹了这场比赛上半场结束前惊魂一幕的任何人,都无法责备尤尔曼德是在为自己的失利开脱,而同样的宽容相信也会给到罚出那记绵软无力点球的霍伊别尔——正如尤文曼德所说,丹麦球员能够走出更衣室,已经足够令人钦佩。

扑出点球的赫拉德茨基自然而然成为了芬兰的英雄,但更值得赞誉的是这位勒沃库森门将率先发现了埃里克森倒地的异常。当丹麦中场在比赛第43分钟,毫无征兆的突然倒地后,是他率先高呼,而后最靠近埃里克森的队友梅勒,以及勒身前原本等待防守界外球的两名芬兰球员第一时间呼叫主裁安东尼·泰勒,英格兰人果断吹停比赛并呼叫医护球员入场。

丹麦队长克亚尔在目睹这一幕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迅速跑到埃里克森身旁,他和梅勒一同协作,帮助进行抢救,防止了埃里克森吞舌窒息。当专业医疗团队快步抵达后,克亚尔迅速让位,转而安慰起场边早已泣不成声的埃里克森妻子萨布丽娜。这一刻,米兰中卫和国米中场不再是同城死敌,而是生死战友。

丹麦队医和芬兰队医一起,对埃里克森进行了电击除颤、心肺复苏。那一刻,不只是萨布丽娜,现场的1.6万名观众,还有全球正在关注着这场比赛的所有球迷,共同经历了人生中最难熬的时刻。两队的现场球迷一同为埃里克森祈祷,芬兰球迷高喊“克里斯蒂安”,丹麦球迷则用“埃里克森”回应。

万幸的是,13分钟后,埃里克森恢复了意识,自主呼吸。一名路透社的摄影师,看到戴着氧气面罩的埃里克森在担架上抬起了手,球场广播也告诉球迷们,埃里克森被送到了最近的Rigshospitalet医院,离开球场时,丹麦球员和工作人员在担架两侧拉起了白布,临近埃里克森倒地现场的芬兰球迷也提供了国旗,和医疗组抢救时丹麦球员们围成人墙一样,他们需要遮挡可能令人感到不安的画面。

欧足联宣布暂停比赛,欧足联和比赛双方召开紧急会议,在北京时间凌晨1时45分宣布比赛推迟,同时公布了埃里克森的最新情况,国米中场情况稳定,可以说话,肢体也能活动,但有待进一步的观察。随后,欧足联宣布,应两支球队球员的要求,比赛在凌晨2时30分继续,上半场踢完剩余的4分钟。中场休息5分钟后进行下半场,原定凌晨3时开始的比利时与俄罗斯的比赛时间不变。

而根据丹麦媒体的报道,在医院的埃里克森和队友们通了电话,告诉他们,继续完成剩余的比赛。或许正是这通电话,更加坚定了丹麦球员完成比赛的决心,本来,他们的另一选择是在当地时间次日中午补完剩余比赛。22比1的射门比,没能取得胜利固然会让他们遗憾,但此刻,还有比足球更重要的东西。

随后进行的比赛中,比利时队3比0轻取俄罗斯,为红魔打进第一球时,埃里克森的俱乐部队友卢卡库跑向转播镜头高喊:“Chris, Chris, I love you(克里斯,克里斯,我爱你)”, 赛后接受采访时,小魔兽透露他在听到埃里克森的消息时流了好多眼泪,“我感到害怕,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比和家人在一起都多。”

埃里克森的现俱乐部国米、前东家热刺和阿贾克斯都在官方社媒表示了对丹麦球员的支持,德国队全队与埃里克森的照片合影送上祝福;无缘欧洲杯的林加德为埃里克森祈福的同时也不忘宣传起AED设备(自动体外除颤仪)的重要性;而欧足联也将本场比赛的全场最佳评给了埃里克森。

2003年联合会杯上,喀麦隆球员维维安·福在对哥伦比亚的比赛中心脏骤停,不幸离世。此后,国际足联和欧足联以及下属会员协会,开始强制对球员进行赛前医疗评估,欧足联更要求所有参赛球员,都要进行包括心电图和超声心动图等的必要检查,以更早发现球员们潜在的心脏问题。同时,不断加强球场上的急救措施,大型比赛的医疗团队,都在现场备有AED设备,但遗憾的是,悲剧,仍未能避免。

维维安·福后,本菲卡的匈牙利球员费赫尔、巴西圣卡埃塔诺的塞尔吉尼奥、塞维利亚的普埃尔塔、西班牙人的哈尔克,均因心脏骤停去世。事实上,埃里克森的意外发生前,今年已有4名球员(媒体报道)在比赛中因心脏骤停去世,年初,葡萄牙第三级别联赛的巴西球员阿莱士与埃里克森情况相似,第27分钟心脏骤停,经过多次心肺复苏后苏醒并被送往医院,但很快又陷入昏迷,4天后不幸去世。

媒体最早记录在球场上突发疾病并最终去世的,是英格兰球员大卫·威尔逊,1906年10月27日,他在利兹联与伯恩利的比赛中心脏病发,但一个世纪前,球场内根本没有医疗措施,极度痛苦的他,一度试图重返赛场,但最终,未能获救。

2012年曾在比赛中发生过心脏骤停,最终幸运获救的前博尔顿球员姆安巴,也发声支持,姆安巴发生意外时,心跳停跳长达78分钟,经历了48小时,他的心脏才最终在没有药物刺激的情况下自主跳动,他也因此住院长达一个月,安装了植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ICD),4个月后,24岁的他不得不宣布退役,目前从事教练工作。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