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币与人民币兑换(港币对人民币汇率换算)

在6月18日开幕的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上海正在成为开放的人民币资产配置中心,全球一流的投资者只要投资人民币资产,首先会想到上海。当前中国经济基本面良好,货币政策处于正常空间,人民币对主要可兑换货币保持较高利差,对国际投资者保持较高的吸引力。

易纲表示,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可以在人民币自由兑换和资本项目可兑换方面等方面先行先试,只要符合反洗钱反恐怖融资规定,正常的贸易和投资需要资金都可以自由的进行。

罗杰斯:人民币若实现完全可自由兑换,港元可能会完全消失(原文刊发于2019年8月23日 来自“人民币交易与研究”)

近日,“商品大王”罗杰斯(Jim Rogers)接受俄罗斯媒体RT采访时指出,受多种因素影响,香港正在失去其作为主要金融中心的地位,投资者纷纷在新加坡等地为自己的资产寻找“避风港”。若人民币达到完全自由兑换,港元或不会再与美元挂钩,并可能完全消失。但也有分析师认为,中国至今依然设有多重外汇管制措施,外汇市场短期内难以变得完全自由。

“商品大王”罗杰斯(Jim Rogers)20日接受俄罗斯媒体RT采访时指出,由于香港的紧张局势正在加剧,使该市正在失去其作为主要金融中心的地位,投资者纷纷在新加坡等地为自己的资产寻找“避风港”。若人民币达到完全自由兑换,港元或不会再与美元挂钩,并可能完全消失。

布鲁盖尔近期的研报指出,香港的经济基础建立在自由资本流动的基础上,而中国内地的资本账户仍相对封闭。这意味着香港可以为内地获得外资提供便利。事实上,香港是中国内地首选的离岸中心。

除了资金以外,香港还是中国内地吸引外国直接投资的最重要跳板。具体来说,中国大陆64%的对外直接投资来自香港,2010年至2018年期间,65%的对外直接投资通过香港。

如此高的比例表明,香港是中国与西方之间的直接联系者,这是由于中国内地和外国企业对香港的制度框架和投资资金池的信任。在特定的并购案例中,香港发挥了关键作用,其独特的地位为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提供了便利。

但数周的动荡已经对旅游业、股市和房地产市场以及整个金融业造成了损失。即使不计算8月12日的机场停摆事件,7月14日至8月9日期间,由亚洲其他地区到香港的预订机位同比下跌逾33%。

此外,中美之间正在进行的贸易战也影响了香港的经济形势,使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环比下跌了0.4%。如果这一趋势继续下去,第三季度跌幅将继续扩大,从技术上讲,香港将陷入几十年的首次衰退。

不断恶化的局面迫使投资者寻求将资金转移到更稳定的地方的方法。罗杰斯在接受RT采访时表示,资本外流并非“因为存在任何迫在眉睫的危险,而是表明未来香港的安全将越来越差”。

而资本外流会给中国离岸中心的香港造成较大影响。虽然香港的外汇储备可以覆盖约2倍的货币基础,但缺乏资本管制意味着资本流动可能非常不稳定。再加上香港的存款数额庞大,达1.7万亿美元,相当于本地生产总值的469%,这似乎是显而易见的,在大量提取存款的情况下,外汇储备显然不足以应付货币基础。

罗杰斯表示,新加坡是资本外流的主要受益者之一。这位投资者指出,这不仅是因为与新加坡打交道(因为当地人说中文)更容易、更方便,而且还因为奥地利(Austria)或列支敦士登(Lichtenstein)等国不像过去那样安全了,因此存在安全问题。

“这已经降低了香港作为主要金融中心的地位,因为人们现在不太可能把钱带到香港。”罗杰斯表示:“所以即使没有人把钱带出香港,但当人们把钱带出去之后,其他人也不会把钱带进香港。”

罗杰斯认为,资本外流的另一个指标是与美元挂钩的港元,其在与美元的钉住汇率在过去一个月中已经有所减弱。他预测,港元将进一步走软,与美元脱钩,并最终消失。

“一旦人民币可自由兑换,我预计港元将脱离美元,并最终消失......但在人民币完全可兑换之前,这种情况不会发生,“罗杰斯说。

不过,有分析师称,人民币要完全自由兑换,意味着中国央行不能限制个人或企业兑换外汇的额度,同时人民币要实现全球市场自由流通,但目前中国仍设有外汇管制措施,所以人民币短期内依然不能取代港元在国际市场上的地位。(完)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