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产投资(矿产投资有哪些风险)

2021秘鲁总统选举已近尾声,由于得票率相近,候选人佩德罗·卡斯蒂略与藤森庆子的角力进入白热化。全球正屏息等待着这只靴子落地。

作为世界第二大铜生产国,秘鲁的铜矿生产与政策变化深深影响着世界铜价格局,采矿业自然成为两位候选人交锋的重点。在决选前各自发布的施政纲领中,卡斯蒂略磨刀霍霍,表示将提高秘鲁矿业税费,并承诺将矿企70%的利润装进秘鲁口袋。藤森庆子则温和得多,她称将致力于解决秘鲁矿业开发的“老大难”——社区问题,吸引更多投资,其中,她提到将推动搁浅已久的Tia Maria铜矿项目。

2019年7月15日,在秘鲁阿雷基帕地区中部,往常宁静的坦博河谷并不平静。多名农民开始无限期罢工,并围堵了沿海的主要公路,以此抵制即将开工建设的Tia Maria铜矿项目。抗议现场,约400名警察严阵以待,以防发生暴乱情况。对于一周前才拿到施工许可的生产商而言,这样的抵制行动已经是第三次了。

当地民众之所以对Tia Maria项目群情激愤,在于他们认为该项目会污染河流、毁掉庄稼。即使生产商已承诺建造一座海水淡化厂,民众眼里仍容不下这个投资14亿美元、号称能创造3000个建筑业工作机会的项目。同年10月,秘鲁政府为命运多舛的Tia Maria项目“开了绿灯”。然而,在当地社区喧嚣的反对声中,2020年8月,Tia Maria项目又被喊停。

Tia Maria项目并非个案。在秘鲁,由采掘项目引发的社会冲突屡见不鲜。根据秘鲁监察员办公室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近几个月在秘鲁登记的 191 起社会冲突中,超过 64% 与采矿作业相关的社会和环境问题有关。这背后,与秘鲁向来严苛的环保政策与民众极强的环保意识紧密相关。

1990年,秘鲁颁布了《环境与自然资源法典》,明确规定经济活动的实施者应该为环境负责,有义务采取必要措施以防止环境损害,对造成损害又无法补救、恢复或修复的,必须予以补偿。2011 年正式实施的《预先协商法》,则明确了当地居民在资源型企业项目实施前的谈判中表达意见的权利。

秘鲁见证了中国资源类企业从国内向国际市场拓展的过程。作为秘鲁最大的矿业投资国之一,自2009年至2020年7月,中国在秘鲁矿业部门的投资总额接近150亿美元。如何更好地处理当地环境和社区建设问题,考验着中国矿企的国际化经营能力。本期《国别指引》,将从秘鲁资源类产业环保发展的具体要求入手,分析相关中资企业在可持续投资领域的实践和增长空间。

“一带一路”倡议在全球纵深发展,越来越多的国家和组织参与其中,涉及的行业也从基础设施建设为主扩展至当地发展所需的各行各业,从国企领军、到越来越多的民企、外企参与其中。在此背景下,“一带一路”引领的中国企业对外投资也已经迈入了新阶段,对外投资额将继续增长。

从2016年到2020年,凤凰卫视《龙行天下》栏目组前往了70多个国家和地区,采访和探寻了诸多在海外打拼的中国人和中国企业,拍摄了400多个海外投资及国际合作案例。

基于上述积累,2020年,我们推出了“中国对外投资合作国别指引”,立足国际化策略,聚焦不同国家发展诉求,总结先行者的经验与得失,联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下的行业资源对接,提供产业、政策、法制、合规、社区关系等方面的具体建议。

“国别指引”为相关企业在考虑首次进入或重新审视海外业务时提供具体的建议,识别、评估、应对投资风险,发现投资机遇,进一步提高企业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的能力以及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