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气罐重量(15公斤煤气瓶充满多重)

不像别的地方还沉迷于未来科技的不确定性,这里主张看得见摸得着,当地武装分子通过对这种炊具的极限开发,打开的是产业互通的新局面。

尽管一直都有人致力于提高煤气罐的安全性,防止爆炸是第一要务,但中东武装分子显然有另一条解决道路。

有人将其视作文明的拐点,蒸汽朋克虽然只存在于艺术作品当中,这里却成功将人类拉进了煤气朋克时代。

最初很多外国记者到这采访时,看到堆满库房的煤气罐,本以为当地人在烹饪方面很有心得,不免开始期待接下来几天的伙食待遇,直到真正的战斗打响。

很难说清这些武装势力对煤气罐的具体定义是什么,但肯定是跨界产品的典范,他们把炊具和武器的概念贯通,也模糊了生活与战争的边界。

这时它就不再是简单的煤气罐了,被称为地狱大炮(hell cannon),据说是开发者自己起的名字,制作方式已经属于民间绝学范畴。

先把罐体里面的气体放空,然后焊接尾翼,切开注入炸药之后再封口加引信,每一个步骤都保证是纯手工完成。

电气焊、漏斗、铁锹、脸盆,也许是洞悉了制造业的本质,或者打仗本身就是他们的核心诉求,随处可见的生活物资反而拿来搞了军工。

迫击炮弹中使用的炸药量最多为200克,而地狱大炮口径巨大,使用的炸药量为800至1000克。”

这款魔改拖拉机带来的不止是一个单品,而是设计思路上的改变,中东各路势力进入了煤气罐的军备竞赛阶段。

炮筒的加装数量理论上没有尽头,他们又在铲车的基础上开发了名为“火山大炮”的终极战车,四个炮筒轮番开火,射程可以达到三公里。

国内一家煤气罐公司的总经理曾在采访中透露,自家公司从2017年开始对也门出口煤气罐,到去年已经占了当地90%的市场份额,并且负责制造也门政府的定制产品。

2018年他们卖了五千多万元,2019年卖了1.5亿元,2020年疫情期间,两个月时间内仍然卖了8500万元

中东很多国家每年都要进口大量煤气罐来维持人民的生活,同时这种便宜又结实的东西,又被武装分子盯上,想方设法的拿来做武器。

没人知道他们的创造力有没有极限,用游戏手柄遥控装甲车,用IPAD给炮弹找角度,连造火箭弹都只需要一根水管。

以色列国防部曾误以为中国在给哈马斯提供武器支援,因为以色列在收缴的敌方火箭弹里,发现了“山东莱阳钢管厂”的标识。

为此该厂还作出了紧急回应,本来是想给中东接管道,结果被哈马斯改成了火箭弹,这可能是他们被扣过最大的帽子了。

当然被改造的不止中国产品,根据下面这台车上的电话归属地和右舵驾驶的特征来看,它可能是一辆日本名古屋生产的农用车。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