删繁就简三秋树的下一句(删繁就简三秋树的下联是什么)

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在剑来世界中,万年前不甘于被奴役的人族先辈用热血和生命推翻了高高在上的远古神灵,为人间打下四座锦绣天下,也为后世铸就了万载的太平日子。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的屠龙勇士即便竭力自制,却也不得不逐渐朝着恶龙的方向靠拢,甚至犹有过之,所以人间需要新的屠龙勇士,为人间再战恶龙!

虽然将曾经的屠龙勇士比作恶龙有些残忍,毕竟这种转化非他们所愿,甚至其本身也在努力遏制这种变化,只是人力有时尽,即便是人间最巅峰的三教祖师,面对道化天地之难仍旧束手无策,哪怕甘愿自封近万年仍无力回天。所以人间需要新的屠龙勇士站出来,所谓时势造英雄,文圣一脉似乎便挑起了这个重担,上至文圣,下至嫡传弟子,离经叛道只道是寻常,每个人的所做作为、甚至生来就为“屠龙”!

文圣本人虽然早期属于实打实的儒家弟子,按部就班地读书、治学、授课,直到三教辩论一鸣惊人,成为儒家第四圣人,一时风头无两,可惜后来为了大弟子的志向赌上全部,可惜困于时局惜败,最终自囚功德林。而后为守护浩然河山,文圣舍弃肉身和圣人气运与天地合道,才得以重现人间。而根据持剑者的观点,他的行为似乎触及到了儒教的大道根本,儒教内部原本不会同意他这样做。

至于说他那个志向远大的大弟子崔瀺,那是真正意义上的“离经叛道”,“事功”学问直接撼动儒教学问根袛,后来更是叛出师门,如今甚至将三教祖师“逼”入散道的境地。不过崔瀺此举不为私心,叛出师门也是为了大义,他的“事功”学问也在两座天下大战中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到如今已经对整个浩然的风向形成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其本人最终也为守护浩然放弃了生命。

再就是齐静春,第一个成功做到三教合一、并以此为大道跻身天人境的绝代大能,身为儒教弟子,却融合贯通三教经义,最后更是直接对抗三教一家和天地,直至战死。可以说齐静春是用生命守护住了人间未来的希望所在,正是他的牺牲才促使小师弟陈平安能够顺利成长为现在这个得到三教祖师认可的“一”,也间接推动了三教祖师散道一事。

至于说左右和刘十六,虽然对大局的影响他们比不上前三人,但各自算起来却也逃不开离经叛道之语。左右本是正牌儒家弟子,可惜不好好读书,反而半道转去练剑,结果还让他练成了剑术天下第一,到如今也是多以剑修的身份示人;至于说刘十六,妖族出身的他和佛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却又拜了文圣为师,斩杀神灵从不手软,也敢问拳白玉京,其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胆大包天的人物。

随后就是文圣关门弟子陈平安,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生来便是为了“离经叛道”的存在,旧天庭共主的神性、水师的神性、所谓的那个“一”、持剑者的主人、剑气长城隐官、合道剑气长城、未来的十五境剑修、疑似武神……如果不是崔瀺出手绝了他走三教合一之路的可能性,陈平安可以算把他先生、师兄们做到的所有“离经叛道”之举做了个遍,其也算是离经叛道之集大成者。

文圣一脉六杰,全部都是离经叛道之辈,若非如今这个时代真的需要他们这样的屠龙勇士为人间再兴屠龙之事,恐怕没有一个人能有好下场,早期文圣和崔瀺的遭遇就是最好的证明。好在过去的那些龃龉已经算是过去了,崔瀺和齐静春二人联手铺开的浩大画卷正式落笔,三教祖师散道可能只是开端,卸下枷锁的天人境心思流转、五座天下人心浮动之变、新的天人之战……人间未来有的乱。

大乱之后必有大治,承平万年的人间很多看得见、看不见的角落已经慢慢腐朽,想要重焕新生,就需要一场席卷天地的乱局。而身为那个一的陈平安自然肩负着平乱、重建的收尾工作,为人间带来新气象是他必须要做的事情,也是崔瀺、齐静春甘愿为他牺牲的原因所在,相信他会带给天上人间一个更美好的未来,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